RSS
热门关键字:  伦理片  爱情的骗子我问你  儿童歌曲  杰克逊  Childhood memory
当前位置 :| 主页>新闻动态>贯中动态>

[乐评]黄贯中《我在存在》 人、吉它、灵魂三者归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时间:2005-02-10 Tag: 点击:
这是阿Paul在2004年发行的第四张个人大碟。这位在后Beyond时代的领军人物自从单飞发行专辑以后就屡屡让人惊叹,而他与香港主流乐坛的不妥协性和战斗性也在个人唱片里一次次喷涌而出。如果你听过他的首张同名专辑,相信你一定会被他“猛、准、狠”的乐风所淹没,而这张没有一首纯情歌的专辑在香港更是堪称一个小小的记录。

  新专辑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阿Paul变得温柔了,开首曲《别轻视爱》完全由箱琴和他很Cool、很Man化的嗓音所串连,简单的故事、单线的“教导”,40多岁的男人掉进爱里同样让人感觉到幸福,在这种柔情蜜意尚完未完时,紧随其后突现出了一个只有1分多一点的小过渡,庞杂的音效突出的是异域或者说是异类空间的神秘气氛,而宿命的味道开始告诉你一个新的黄贯中;此后依然是已几乎没有停顿的速度出现了《背起他》开始那轻快的鼓点,很典型的Beyond三子时期的曲风,标准的三段曲式、微熏的沙质嗓音,再加上游龙般穿引的吉它,依稀又让人响起95年《Sound》专辑里的那首《门外看》;而《天使》里破声的演唱你知道是献给谁的吧?像这样的音乐,好听不好听只需要私人来证明;《Too Many》制造的依然是贯中独有的“凶狠”,不过和以前的作品不同的是,他在开首安排了一个击弦贝司的引奏,在戏谑中营造出了一种荒谬的效果,也让作品比以往更厚实、更具观赏性;《谁是幻像》还是Beyond式的情歌,唯一的亮点是歌曲第一句吟唱中淡淡的费拉门戈韵味;《6000000》里最让人震憾的是“这里有六百万个哑吧但绝不是傻瓜”的唱词,很明显,与首张专辑高唱《香港一定得》时的激越相比,黄贯中已经有了一点黯然的风尘味,但正是这种激情过后的成熟才让思考更深入,回应更强烈;标题曲《我在存在》被放在了第八首,是一首从第一个音符响起就会让你喜欢的音乐,Trip-Hop的节拍简单却让人神游,停顿的大量运用也更加浓了汉字抑扬顿挫的效果,布鲁斯式的颤音是不是又让人更怀旧呢?“改不了/你怎去改/来回的/他朝会再归来”,而人越往后走,是不是也都会像黄贯中一样变得宿命和旷达,又或者引入到“我存在/或是个意外”的深索中去;在最后一曲《季节》的主歌部分中,虽然阿Paul的普通话还是显得有些扭扭捏捏,不过,合上梦幻田园式的乡村曲风倒也有种青涩的味道。

  除了阿Paul的内敛与温柔,这种专辑给人另一个印象就是以信行云流水般的吉它Solo开始很少出现了,与之对应的是音乐的整体却变得丰满起来,而佛教思想的渐次隐现,也使得黄贯中的音乐更具了一种更具神秘意义的内韵。我想所谓人——吉它——灵魂三者合一,大概指的就是这种状态。

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