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热门关键字:  伦理片  爱情的骗子我问你  儿童歌曲  杰克逊  Childhood memory
当前位置 :| 主页>新闻动态>乐队动态>

别了!BEYOND 两万多歌迷见证一个时代的结束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时间:2005-10-08 Tag: 点击:
 



  拓东绝唱
  “这是没有返场的演唱会。”在演唱会开始之前,黄贯中如此说道。即使这样,在昨晚的拓东,两万多歌迷还是见证了一个摇滚乐队的结束。

  在BEYOND成立之初,是不会有人喊他们返场的。在BEYOND的最后岁月里,他们也希望用这种形式为自己这23年画一个圆满的句号。他们希望一切都如此简单,唱完最后一首歌,大家各奔东西,从此世上再无BEYOND。就如同杨过与郭襄在华山之巅作别的那样,只消杨过说一声“他日江湖相逢,今日就此别过”,便可从此了却一段尘缘。
随着黄家强唱完最后一首《一辈子陪你走》后,在舞台上深深一躬,我知道他们如同杨过一样兑现了自己的诺言。

  然而就如同被杨过误了一生的郭襄那样,昨天晚上在台下的几乎每一个人,都不会像BEYOND忘记了我们一样,从此淡忘掉BEYOND。《一辈子陪你走》结束,BEYOND三子消失于舞台之后,空余台下的数千歌迷面面相觑:真的结束了?十分钟过去了,二十分钟过去了,台下依然站满泪流满面的歌迷,一遍又一遍地哼唱着《一辈子陪你走》。

  直到我离开现场,无数歌迷仍然站在台下,一遍遍高唱《一辈子陪你走》。我知道世界上没有奇迹,可是我依然希望BEYOND会从舞台的黑暗中浮现,拓东体育场再一次灯火通明,音乐响起。可是我离开了,我不知道这一幕究竟在拓东体育场上演了没有。

  我希望他们再一次回来。否则的话,这个激情退去后的夜晚,将有无数人彻夜难眠。

  (首席评论员 张京徽/文 本报记者 晏蓬/图)

  三子坚决不返场

  或许在家驹还在的时候,我是忽略了其他三个人的名字的。然而在家驹离开我们之后,黄贯中、黄家强还有叶世荣继承了家驹的遗志。家驹曾经说过,他希望Beyond把演唱会也开到国外去,让外国人也知道中国有这么好的乐队。黄贯中在这个晚上说:二十多年前,没有人知道我们是谁,然而在今天,我们已经尽力做到最好了。是的,最起码,他们已经尽力了,他们在缺少了家驹的情况下,支撑起了这12年的时间。我们应该感谢他们直到在家驹逝世12年之后的今天,我们才在昆明这座城市和Beyond这个名字说再见。



  黄贯中 提前声明无返场

  “这是没有返场的演唱会。”黄贯中在演唱会还没开始的时候,就这样给台下的歌迷们打预防针。在整场演唱会上,他担任了大部分歌曲的主唱。听得出来,他的唱功比以前已经有很大进步了,很多歌曲的诠释,已经和家驹难以分辨,比如《Amani》和《光辉岁月》等歌曲。但是我想一个歌手是不能在模仿别人中实现自己的理想和价值的,对于黄贯中来说,他所需要的是摆脱家驹所带来的阴影,找到属于自己的风格。这不仅是他所面临的问题,也同样是其他几个年近四十的伙伴们的共同问题。在聆听黄贯中的家驹味十足的唱腔时,我忽然发现,也许Beyond的确是应该解散了。

  黄家强 发言引来欢笑声

  很明显,黄家强的国语不好,所以大多数发言都由黄贯中来完成。但是在升降台出现险情的时候,他操着仍然不算熟练的国语说道:“这是特别送给昆明歌迷的。”从而引来台下一片欢笑声。

  作为家驹的弟弟,拥有一个太过辉煌的哥哥也许并非一件好事。然而,或许能让逝世的家驹欣慰的是,他的弟弟如今也拥有了自己的乐队和唱片,在Beyond解散、成员单飞之后,我们应该期待他有更好的表现。

  叶世荣 击鼓环节印象深

  叶世荣最精彩的表现,也是这个夜晚全场最让人难忘的一幕,就是他长达数分钟的独自击鼓的环节。除此之外,他在大部分时间里都端坐在他的鼓的后面,台下的歌迷们只能从对准他的摄像镜头里看到他。我想仅仅是因为叶世荣,我们也应该支持Beyond成员的单飞。有谁会想当一名永远把脸遮起来的明星呢?Beyond的解散,能换来叶世荣站到舞台中央的麦克风前,我想也是一个不错的补偿。为Beyond贡献了二十年岁月的他,理应得到这一机会。



  (首席评论员 张京徽)

  家驹“现身”

  在Beyond的四个成员当中,这是唯一一个被我省去姓名的成员。我对家驹的亲切感,和他离开我们十二年时间的事实并不相符。我一直期待着Beyond昆明演唱会中能有2003年香港超越演唱会上的那一幕,就是在唱《抗战二十年》的时候,家驹的身影能出现在舞台中的投影屏幕上——然而这一幕在昆明并未出现。家驹出现在了演唱会刚开始的序曲部分,音响里他在诉说着自己的音乐理想:“我希望我的音乐不是一种娱乐,它应该是一种生活……我背着吉他,就仿佛背着一把剑……我们之所以这么大胆跑这么老远,是因为有你们这么一批歌迷……如果没有了音乐,我想我会死,呵呵,对,我想我会死。”

  这个声音让我心酸,这一份对音乐近乎痴迷的表白,是我一直近乎崇拜地喜欢家驹的原因。从昨晚到现在一直回荡在我耳边的,仍然是现场内的歌迷一遍遍高呼“家驹”的名字。必须承认的是,家驹是无可替代的,他的创作力,他的嗓音,因为这一次的Beyond演唱会,我以前不知Beyond为何物的小同事,如今连MSN上的签名都换成了家驹写的歌词;因为家驹,因为Beyond的模仿秀,我认识了无数为家驹痴迷的同好。更是因为家驹,让我在拓东体育场内,见到了万人齐呼一个名字的场面。

  如果没有了家驹的音乐,我想我会死,呵呵,对,我想我会死。

  歌迷坚持陪到底

  “让我,再看你一眼,看你那,流满泪水的脸;让我,再看你一眼,我要把你,记在心间……”音乐人郭峰在1985年在为电影《大明星》创作这首《让我再看你一眼》的时候,Beyond的鼎盛阵容只是初具规模,然而现在看来,这首歌二十年前的老歌竟似专门为昨晚的所有Beyond迷创作的一样。走了二十二年,就要告别了,昨晚,昆明万余歌迷涌进了拓东体育场,一起“再看他们一眼”。

  位置虽偏无碍追星

  公务员杜小姐坐在舞台的侧后方,挥舞着手里的一根荧光棒,离她最近的人大概有二十米——因为她所在这个位置非常不好,根本无法看到Beyond三子的正面,但是杜小姐仍然用荧光棒和着节拍,用力地唱着。她告诉记者,自己听Beyond还算比较早,小学四年级左右,大概是90年吧,一听到就再也没有割舍下,一直希望有一天能够亲身体验一下他们的演唱会现场,和全场观众一起,对着Beyond伸出那经典的手势,并一起高声唱陪伴自己的走过风风雨雨的那些熟悉的歌。这次终于有了机会,早在一个月之前就从报纸上看到了Beyond要来昆明开最后一场演唱会,那时候就决定去了,9月8日当天,杜小姐就买了票,并好好保存,一天天默数演唱会的日子,昨日终于如愿以偿。

  见到家驹眼泪直流

  做销售工作的冯先生是一位标准的Beyond铁杆,他狂热地收集自己所能见到的一切有关Beyond的东西,尤其是家驹时代的,包括唱片、盒带、海报等等。像昨天那样的机会,他当然没有放过。他怀着一种朝圣的心情,早早就赶到拓东体育场,记者正好坐在了他的旁边。从第一首歌《永远等待》开始,冯先生就很投入,一直都是高举着双手站着。当舞台两侧的大屏幕上打出家驹名字的字幕时,他都已经傻了。当家驹说到“我们之所以这样大胆跑得老远,完全时因为有你们这样的歌迷”时,记者发现,他竟然已经泪流满面。

  舞台惊魂吓着歌迷

  曾经以为Beyond不会来昆明的裴小姐在5月份的时候曾特意飞去北京,买了最贵最近的票,去见证那最后的告别,并拍了n张效果相当理想的照片,回来后见人就炫耀。得知Beyond要来昆明之后,她丝毫没有多花了那张门票费而沮丧,相反倒非常兴奋——在家门口告别Beyond,自己多幸福啊。仍然是最贵最近的票,只是一想起看完这样演唱会以后就可能再也没有机会看到他们三个人了,心里就有点儿伤感,所以她倍加珍惜昨晚那个与他们一起的时光。演唱会结束之后,裴小姐在电话里告诉记者,当演唱会中断,升起的舞台忽然塌陷,阿Paul差点摔倒时,自己马上就站了起来,被吓得够呛,脑子里忽然就闪过在日本遇难的家驹,心里则感慨怎么这样的事情总是会落到Beyond头上啊!不过,后来阿Paul,家驹,世荣都说没事,才放心又坐了下来。本报记者 束江涛

  场外歌迷 热情不减

  本报讯(记者 束江涛)如果有人说昆明的Beyond迷昨晚都进拓东体育场与Beyond告别去了,至少有一个人肯定会不同意,那就是小李同学。昨晚记者在拓东体育场外见到小李同学的时候,Beyond三子正在唱着《光辉岁月》——和他一样在体育场外见证Beyond告别演出的,至少有四百人。

  记者在演唱会进行到尾声,即Beyond三子演唱《光辉岁月》时,便往报社赶,以配合报社的发稿时间。往出口走时,三子的声音是渐渐变小,然而到了出口,却又忽然增大,原来门口也有四百余名观众围着,一起高唱《光辉岁月》。

  记者上前询问了一位身高约175cm的小李同学。他对记者说,他正上初三,平时经常来拓东体育场练篮球,所以早就知道了Beyond要来开演唱会的消息,只是一直囊中羞涩,没有钱买一张即便是80元的看台票,无奈只好在门外听着唱着。幸好,这次Beyond昆明告别演唱会的音响效果特别好,在拓东体育场外,都听得很清楚——尤其是自己最最喜欢的《光辉岁月》。

  与小李同学情况相似的大约有四百人,其中大多数是一些装扮入时的年轻人,看起来他们的神情很复杂——似乎是因为进不了场;但同时,他们又有点幸福——毕竟赶上了Beyond在内地的最后一场告别演唱会。  

  当世间一切在真伪中善变时,Beyond对生活依然固执投入,对爱情依然痴狂无悔,对行为依然敢说敢做,而我们也在他们的音乐中,看到了所有的坚持,与生命的燃烧。昨天,Beyond全国城市巡演昆明演唱会如期在拓东体育馆开唱。这场演唱会不仅是Beyond首次来昆演唱,也是他们全国城市巡演的最后一站,同时还是Beyond神话最后绝唱。

  《海阔天空》让我想起北京

  听到它的前奏响起的时候,我仿佛又回到当年在北京的某路公共汽车上第一次听到它的岁月。那时距离家驹去世仅仅三个月,汽车窗外飘着零星的雨点。而在这个夜晚,我看见舞台上的光柱中有烟雾缭绕,抬头望天,拓东体育场的天空里,有云彩流动。

  用《抗战二十年》迎接挑战

  这是我最期待的一首歌。在香港2003超越演唱会上,我在这首歌里又一次看到了家驹的身影。他被投射到舞台中央的屏幕上,Beyond三子围绕着他高声合唱:你我眨眼抗战二十年世界怎变,永远企你这一边!哪怕再去抗战二十年,去到多远,我也铭记我起点不会变……

  然而昆明演唱会上,家驹并没有出现。没有事情是完美的,我只是希望他们真的如同歌中所唱,用前一个二十年的精神,去迎接下一个二十年的挑战。

  国语版《大地》铿锵有力

  我在十几年前听到的第一首Beyond的歌,就是国语版的《大地》。

  当Beyond三子再一次演唱国语版,而不是粤语版的《大地》的时候,我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似乎这首歌就是专门为我而准备的。“眼前不是我熟悉的双眼,陌生的感觉一点点,但是他的故事我怀念。

  回头有一群朴素的少年,轻轻松松地走远,不知道哪一天才相见……”黄贯中的唱腔铿锵有力,虽然眼前也不再是十几年前的双眼,可是我相信,我会怀念他的声音。

  《Amani》一出引爆全拓东

  作为倒数第二首歌,它让全场的气氛达到了最高点。音乐声刚一响起,Beyond还未作任何暗示,全场数万人的合唱声便已响彻拓东体育场。端坐在椅子上的人们似乎在同一时间内接到了同样的指令,一起站了起来,于是我便听到了来昆明之后最壮观的声音。《一辈子陪你走》成三子绝唱 这是最后一首歌。音乐响起的时候,我给我远在北京的朋友拨通了电话。看到电话接通之后,我便让它面对舞台。一分钟以后电话断了,我用颤抖的手指给朋友发去了短信:刚才你听到的,是Beyond解散前在中国所唱的最后一首歌。

  良久,朋友回过短信:我哭。再过一会,他又回复:你不知道吧,今天是我30岁生日,谢谢你的生日礼物。

  当然,遗憾有很多。《午夜怨曲》《冷雨夜》《旧日的足迹》还有《无悔这一生》等歌曲,因为时间关系,并没来得及出现在演唱会中。
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